山西工商学院众创空间平台
教育界大咖热议民促法新规
信息来源 山西工商学院团委  
 

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烽:

民办教育进入提高质量新阶段

目前,国家对于教育规模的强调已转向对质量的强调,对于民办教育而言也进入一个提高质量的阶段。新民促法的重要突破就是确定了分类管理的法律框架,解决民办教育发展的源头制度问题,确定了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学校区分标准,以“负面清单”方式放开营利性学校准入;澄清对“合理回报”的模糊认识,回应了现有举办者对资产权益的诉求;明确了法律层面的扶持措施,如财政扶持、购买服务、助学贷款、学生资助、政府补贴、基金奖励、捐资奖励,明确非营利性学校实行和公办学校同等的税收优惠政策;明确了地方政府决定的事项,分别是营利性学校财务清算和税费缴纳办学、非营利性学校终止办学清偿后的补偿奖励办法、非营利性学校的收费办法,还有就是对所有民办学校的扶持办学。

实施分类管理将面临几个重要挑战,比如分类过程中自产分割的法律边界、非营利性学校的控制权、非营利性学校的优惠政策落实、对捐资办学的奖励以及如何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,这也是未来制定政策的重点和着力点。

中国民办教育研究院秘书长方建锋:

禁设营利性民校不影响义务教育

义务教育阶段不许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不会影响义务教育的提供。一是目前义务教育阶段没有营利性民办学校,以上海为例,目前上海有民办小学176所,其中要求合理回报仅有2所;民办初中59所,要求合理回报的仅有1所。二是非营利办学对举办者权益保证更为明确,修正案对现有学校举办者资产权益有明确的补偿和奖励规定,而且非营利性主要特点是办学结余不用向举办者分配,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可以收费。此外,义务教育阶段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将享有更多的鼓励和扶持政策。三是公办学校依然是义务教育的主要提供者,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15万多所,公办学校占比高达93.4%。2015年,全国进城务工子女在校生人数为1376.1万人,在公办学校就读的达八成。

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秘书长王文源:

将突破制约民办教育发展的瓶颈

民办教育由过去的补充性扩大供给“有学上”变为“要上好学校”,在优质特色高水平多样化教育发展上,要迈出更大的步伐。

这次修法与原立法的目的一脉相承,就是为了进一步完善我国民办教育的顶层制度设计、着力突破长期制约民办教育发展的瓶颈或模糊问题、更好地落实对民办教育的鼓励扶持政策、进一步吸引民间资金投入教育、有力促进各级各类民办学校加快实现优质特色的高水平发展。允许非义务教育阶段开办营利性学校,鼓励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学校这一点毫不含糊,分类管理有差别的扶持政策毫无疑问向非营利学校倾斜。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,学历教育领域不会出现大面积、大比例的营利性学校,在非学历教育领域,这些机构主体上走营利性,让市场去检验。

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华:

修法完成后三大问题亟需解决

根据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布,各类民办教育在校生达4570.42万人,占比17.6%,学校数占比32.9%,尤其是学前教育阶段已经超过公办教育,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修法完成以后,如果民办教育继续在传统模式中发展,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~2020)》赋予民办教育的历史使命“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促进教育改革的重要力量”将难以完成,只有突破民办教育“产权本位”的思想束缚,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民办教育的转型发展。

修法完成后,有三大问题迫切需要解决。第一,各地须在修改后的民促法生效以前,完成对现有民办学校补偿方案的地方立法;第二,国家要尽快完成对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》的修订,为分类管理的顺利推进建立全国统一的政治框架。第三,在修改后的民促法生效以前,完成保障民办学校在分类管理体系中正常运行的具体配套政策。